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西方首部世界通史,百年前遭中国学者猛批,如今现状引人思考 ...

2023-6-16 11:27| 发布者: 红星| 查看: 164| 评论: 0|原作者: 百家杂评|来自: 百家杂评公众号

摘要: 西方首部世界通史,百年前遭中国学者猛批,如今现状引人思考作者:百家杂评 来源:百家杂评公众号 上世纪20年代,一战结束之后,英国学者乔治·威尔斯(下图)写了《世界史纲》,历史上第一部世界通史,是从地球 ...

西方首部世界通史,百年前遭中国学者猛批,如今现状引人思考
作者:百家杂评     来源:百家杂评公众号 


       上世纪20年代,一战结束之后,英国学者乔治·威尔斯(下图)写了《世界史纲》,历史上第一部世界通史,是从地球的形成、生物和人类的起源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的世界史。

       《世界史纲》出现之后,立即得到众多赞誉,被称赞为既通俗易懂又简洁明了的史学著作,《纽约书评》评价它“完成了似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在西方引起轰动的《世界史纲》,自然也引起了中国人的注意,梁启超就嘱其子梁思成等人翻译成中文,本人亲自作了校订、按语等,并督促印刷出版,最终这本书在当时的中国一再增订再版。直到本世纪,《世界史纲》还被国人誉为畅销全球的世界史名著,属于“了解世界史的必读之书”。

       然而鲜为人知的是,世界史纲出现之后,就引起了一个叫雷海宗的中国学者质疑与批判,在学贯中西的雷海宗眼里,世界史纲、以及威尔斯的其他书籍,属于“有毒之书”。那么,雷海宗为何质疑与批判世界史纲,甚至还否定威尔斯的其他书籍,到底有无道理呢?


       雷海宗狠批世界史纲

       1928年,世界史纲在中国出版之后,雷海宗在《时事新报》上发表了一篇书评,指出《世界史纲》存在重大缺陷,不仅谋篇布局、篇幅比例存在问题,而且在手法上存在随意取材、牵强附会、掩抹史实的问题,比如以下两个:

       首先是篇幅比例。前12章讲述宇宙到人类形成,可以暂时不谈。后面26章讲述最初文明到一战,谋篇布局方面就存在重大问题,因为其中西洋史占据16篇,亚述、巴比伦、古埃及、古印度、蒙古、古中国、回人、日本等等只占据10篇。总之,西方历史讲述的无比详细,其他文明只是作为点缀穿插其中,而这样做显然不符合真实历史。


       其次是掩抹史实。在世界史纲中,存在大量掩抹史实的手法,雷海宗认为第22章的“希腊思想与人类社会关系”比较典型。威尔斯详细描述了雅典的价值与影响,但半句不提春秋战国诸子的中国与释迦牟尼前后诸家的印度。更恶心的是,威尔斯谈及中国这段历史时,只提了一下孔子,然后把秦始皇焚书之事放在希腊之先,由此就与古希腊形成鲜明对比,这种表述的恶意非常明显。

       最后,雷海宗告诫世人:“研究历史时,最好读别的书,对威尔斯的书愈少过问愈好。”可见,雷海宗对世界史纲、对威尔斯印象极差。


       世界史纲的背后思想

       显而易见,雷海宗对世界史纲的批判,是有事实依据的。但问题是,威尔斯是一个知名学者,为何在书写世界史时出现如此问题?原因很简单,威尔斯是西方中心主义者。

       十九世纪,欧洲出现“欧洲中心论”(“西方中心论”)思想,即以欧洲为世界历史发展中心,以欧洲的价值观衡量世界的一切。我们熟知的黑格尔(下图),就是欧洲中心主义的奠基者,德国哲学家R?艾尔伯菲特评价他是“以欧洲中心论的方式,让非欧洲文化为其自己的体系服务,并使得非欧的思想传统不再有尊严”。简而言之,就是极力突出欧洲,贬低或否定其他地区。


       在这种思想下,如果单纯只是书写欧洲史还好,然而一旦书写世界史时,往往就会突出欧洲古今历史地位,把西方作为世界的核心。而想要实现这一点,就必然要否定或贬低其他文明。因此,世界史纲才会出现上述问题,也是雷海宗批判的核心。

       雷海宗认为威尔斯通过卑劣的手段突出西方贬低其他文明,根本原因在于“欧洲中心主义”、“欧洲特殊论”等思想,指出作者是一个“富有普通常识而缺乏任何高深专门知识的人”,他脑海里的“历史”就代表“西洋史”,他的历史观就是“他以西洋史为根据所推演出来的一个历史观。”

       根据目前史料显示,雷海宗是批判世界史纲第一人,也是批判“欧洲中心主义”第一人,半个世纪之后国外学者才批判“西方中心主义”。

       最后,关于本文话题,还有三点现状值得我们深思:

       首先,虽然雷海宗已经指出世界史纲存在的客观问题,但这本书在中国依然经久不衰,比如2006年上海人民出版社再版,2008年上海三联书店再版,2019年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再版,虽然已过百年,但这本“毒书”依然一再出版。

       其次,在很多国人眼里,世界史纲属于经典著作,必读之书。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在网上搜一搜本书评价,让人难以置信。1928年雷海宗就已对此有过深刻客观的批判,告诫世人不要读这本书,但我们似乎不以为然,依然将之奉为圭臬,背后是不是“崇洋”心态?

       第三,从世界史纲到如今,西方笔下的世界史,或多或少都有西方中心主义的影子。即便备受国人推崇的斯塔夫里阿诺斯《全球通史》,实际上也是“经过掩饰的西方中心论”(巴勒克拉夫评价)。因此,阅读西方作者的史书,特别需要具有辨别能力,不能被其洗脑。

       所谓“欲灭其国,先灭其史”,读西方中心主义的世界历史,如果将之奉为圭臬,焉能不受其影响,焉能不大赞欧洲文明,焉能客观评价中华文明?以世界史纲如今的地位来看,只能说破除西方中心主义、树立文化自信任重而道远。



作者:百家杂评     来源:百家杂评公众号

0人已打赏

0条评论 164人参与 网友评论 文明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国家法律法规。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2020 荷兰华人新闻网 http://hlhx.n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