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论装,只服魏晋

2023-6-15 15:52| 发布者: 红星| 查看: 125| 评论: 0|原作者: 无心镜|来自: 无心镜公众号

摘要: 论装,只服魏晋作者:无心镜 来源:无心镜公众号 01 魏晋风流一说,由来已久。 但何谓魏晋风流呢? 无心镜有着自己的说法。 所谓风流,就是装x。 这个装x不仅要装,还要装成,不然就成了打脸。用陈丹青 ...

论装,只服魏晋
作者:无心镜    来源:无心镜公众号


       01

       魏晋风流一说,由来已久。

       但何谓魏晋风流呢?

       无心镜有着自己的说法。

       所谓风流,就是装x。

       这个装x不仅要装,还要装成,不然就成了打脸。用陈丹青的话来说就是:我从小装x,我C,还TM让我给装成了。


       02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谢安。

       淝水之战,东晋大胜前秦80万大军,捷报送到时,谢安正在与客人下棋。他看完捷报,便放在座位旁,不动声色地继续下棋。

       这可是淝水之战的捷报啊!

       客人问谢安,刚才的报告写的什么额内容,谢安淡淡地说:“没什么,孩子们已经打败敌人了。”直到下完了棋,客人告辞以后,谢安才抑制不住心头的喜悦,舞跃入室,把木屐底上的屐齿都碰断了。

       谢安用中国历史上最经典的战争,为自己狠狠地装了一把。

       03

       竹林七贤的刘伶,其人爱酒如命,不是在喝酒中就是在醉酒中。

       刘伶饮酒,与常人不同的。他经常抬着棺材饮酒,这属实让人匪夷所思,难道是害怕自己饮酒过度,死于非命,而提前做好的安排?

       有时,刘伶还驾着一鹿车,请注意,不是马车,不是牛车,是鹿车,就是这么与众不同,要的就是别具一格。在鹿车上装上酒,刘伶在鹿车上饮酒,然后让鹿开启自动驾驶模式,漫无目的,任其自由行驶。

       刘伶在家中饮酒是不穿衣服的,有人问他缘故。

       刘伶回答:我以天地为居室,以房屋为衣裤,你们为何要钻到我裤裆里来呢?

       朝里派遣使者,让其入朝做官。使者已到村口,只见一个披头散发、全身赤裸的醉汉在全村来回奔走,此人自然是刘伶。


       04

       刘伶这样的行为自然饱受非议,但没想到的是,竟然在士大夫中引来不少支持者和模仿者。这又是为何呢?因为其放荡不羁,置生死于度外的豁达,是很多人所追寻的。

       当时的贤士们,都爱穿宽大的袍子,长久不洗澡,就长了虱子。

       但这是故意的。

       想象一下这样的场景:几个穿得脏兮兮的衣服,头发似鸡窝,胡须凌乱,满身爬满虱子的人,在一起谈论的是国家大事,讨论的是老庄哲学,这是多么大的反差啊!

       有一个成语叫扪虱而谈,说的是前秦的王猛,东晋实权人物桓温带大军入关,王猛穿着一件粗布衣服去见桓温,一面和桓温聊着天下大势,一面把自己身上的虱子挠几个出来,在地上摁死。

       关键是这个王猛肚子里确实有东西,桓温听了王猛的一席话,眼睛直勾勾的把王猛盯着,半晌才挤出了一句话:江东没一个人能比得上你的才华。更牛的是,桓温南归,让王猛跟着自己一起走,王猛居然看不上。

       把整个剧情推到了最高潮。

       做个不加恰当的比喻,就好比你跟拜登一起吃饭,你穿了一件数月没洗的工地服,然后跟拜登聊全球局势,说话间从身上抓了两只虱子按死在桌上。拜登还说你是全球最牛的人才,然后邀请你去给他当国务卿,然后,你拒绝了。

       王猛这逼可以说是装得出神入化了,但人家有才啊,该人家装!

       我们都知道一个网红流浪者沈巍,他的走红就是因为其邋遢的外表和高雅的谈吐所造成的巨大反差,有才没才不知道,反正引起了大量的关注。


       05

       对待生活如此,对待死亡也要如此。

       刘宋皇帝刘彧在病重之后,对王景文十分不放心,担心自己驾崩以后,王景文会对自己刘氏江山不利。

       就派人送了毒酒,并说:我们一起打拼多年,我也知道你没有罪。嗯,话我也就不多说了,你懂的,你就陪我一起去吧。

       王景文收到诏书的时候,正在和客人下棋。看过诏书之后,轻轻把诏书放在旁边,继续下棋。

       棋局异常激烈,打劫不断。

       棋局结束之后,王景文收好了棋,众人询问诏书内容,王景文把诏书拿给众人看。

       手下们义愤填膺,纷纷劝他起兵。

       王景文只是微微一笑说:这杯酒我就不劝你们喝了。

       说完饮毒酒而亡。

       这是何等的优雅,看清全部局势,明白自己处境,淡然做出最优选择。

       06

       若论风流,又怎么能少得了琅琊王氏呢?

       一小偷把家里东西都偷得差不多了,王献之才悠悠地说了一句:那件青毡是祖传的,还是不要拿走了。

       有一次失火,众人皆奔走,只有王献之不惊不乱,让仆人把他扶出去。对的,我就是这样处乱不惊。

       谢安让他作匾,以传后世,王献之却借故推辞。对的,最牛的人我就是拒绝。

       王献之的哥哥王徽之自然也是这类人物。

       一次,王徽之在江上行船,有人告诉他,奏笛第一人桓子野坐马车从岸上过。王徽之让仆人带话,请桓子野吹奏一曲。

       桓子野这个时候已经官居高位,但听说船上是王徽之,拿出笛子。悠扬的笛声穿过树林,越过江水,到达船舱。

       整个过程,桓子野没下车,王徽之未出船。

       桓子野吹完,马车继续前行,船队依旧泛于江上。

       而王徽之和桓子野之间没有说一句话。

       而更加传奇的是兄弟二人的去世。

       王徽之和王献之同时病重,而王献之先去世。

       病重的王徽之奔丧,没有一滴泪,直接坐在灵床上,把墙上王献之的琴拿下来,准备弹奏一曲。

       王徽之进行调音,调了很多次都调不好音,王徽之一把将琴砸在地上,说了一句:琴和人都亡了!

       不久王徽之也去世。

       07

       还有一个人不得不说,那就是嵇康。

       由于嵇康在与司马氏合作的问题上,一直是消极回避,故而司马昭最终决定将其处死。

       三千太学生集体为嵇康请愿,要求赦免他,不仅如此,还请嵇康到太学来任教。但司马昭不许。

       临刑前,嵇康神色淡然,与平日相比并无异常。嵇康并不惧死,所以到达刑场之后,距离行刑还有一段时间。

       嵇康问其兄长,你带琴了没有。

       兄长当然带了,不带琴,那段历史都要失色三分。

       嵇康在刑场上,面对刑场前的三千太学生,来了一个直播,抚了一曲《广陵散》。

       台下的观众们听得如痴如醉。

       嵇康最后说道:曾经有人想跟我学习《广陵散》,我每每吝惜而固守不教授他,没想到《广陵散》现在要失传了。

       这堪称电视剧场景的一幕,终将嵇康的人生推向了最高潮。



作者:无心镜    来源:无心镜公众号

0人已打赏

0条评论 125人参与 网友评论 文明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国家法律法规。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2020 荷兰华人新闻网 http://hlhx.n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