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妖风肆虐,当不动如山

2024-3-10 11:13| 发布者: 荷兰华人新闻网| 查看: 89| 评论: 0|原作者: 镇长本人|来自: 大树乡谈公众号

摘要: 妖风肆虐,当不动如山作者:镇长本人 来源:大树乡谈公众号 当今世界有两个超级大国,一个是美国,世界霸主,军事、外交和金融超级大国;另一个是我们自己,人类有史以来最强制造业超级大国,也是当今世界唯 ...

 

妖风肆虐,当不动如山
作者:镇长本人            来源:大树乡谈公众号

 

 

当今世界有两个超级大国,一个是美国,世界霸主,军事、外交和金融超级大国;另一个是我们自己,人类有史以来最强制造业超级大国,也是当今世界唯一的制造业超级大国。

 

是的,没有看错。

 

小镇并没有贬低美国的实体经济,注意是“实体经济”。

 

虽然网络上都说美国“脱实向虚”“去工业化”,但如果按照中国的标准,美国实体经济占比甚至比我们还高一点。

 

美国现在发生的,本质是资本对利润的追求、世界霸主的特殊地位以及3亿人口规模共同要求的结果,所以美国的实体经济高度集中在高价值的生产性服务业,而制造业不断萎缩,仅保留了无法转移出去以及不能转移出去的产业。

 

美国极为发达的生产性服务业,典型代表是以苹果为代表的强大供应链管理,以英伟达为代表的科技创新,还有以诸多工业设计软件为代表的高价值产业,这都是我们接下来要努力的目标,只有这些产业,才能提供海量的高收入岗位。

 

事实上,按照中国的标准,交通运输这类物流产业,也属于服务业,小镇在《这个领域,一系列事关国运的超级工程即将动工》等文章也分析了,中国目前物流成本过高,虽然有中国实体制造业规模庞大、内陆运输成本高等因素,但物流总费用占GDP常年维持在15%左右,这里面有太多可以挖掘的潜力。

 

所以2月23日的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四次会议,重点研究了有效降低全社会物流成本问题;当天国新办还举行了新闻发布会,当天参加了财经委会议的交通运输部长专门谈了对降低全社会物流成本的看法,认为“单一环节成本低、全链条运行成本高”是当前最为突出的矛盾,最大的问题是“物流资源配置效率低、流通循环效率低”。

 

就此做了六个方面的工作部署,具体内容不赘述了,仍然是集中在交通领域,但事实上降低全社会物流成本涉及的远超交通领域,需要更高层次的介入。

 

举物流成本这个例子,是为了说明,在生产性服务业这个领域,我们还有多少需要做的、能够做的,倘若把这一部分大幅改善,GDP增长每年多2个百分点都不奇怪。

 

承认短板,绝不意味着否定优势。甚至我们存在明显短板的情况下,仍然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足以说明我们优势之强。

 

那就是制造业。

 

人类历史上,哪怕工业革命爆发之后,从未发生过某一国的制造业规模,超过世界前十从第二到第九总和的情况,注意这不仅仅是用产量作为标准,以增加值计算仍然如此。

 

这已经不能用人口来解释,无论以哪种标准,世界制造业第二到第十的总人口数都超过20亿人,这其中还包括纵横世界两百余年的G7大国。

 

当然,衡量标准是“灵活多变”的,某个技术在中国不掌握的时候,就是“某某明珠”,就是人类未来的方向,总要拿来贬低中国;可当中国突破以后,就成了别人不要故意扔了的大白菜。

 

最典型的就是最近的两个产业,新能源汽车和5G。

 

前者西方各国累计投资至少上千亿美元,一个比一个激烈地制定了淘汰燃油汽车的时间表,当时某些人的讽刺犹在耳旁,结果当中国新能源汽车实现“换道超车”,西方各国却纷纷宣布暂停淘汰燃油汽车后,一些奇怪的言论出现了,诸如“中国掉进西方陷阱”之类,挺有意思。

 

而一直被攻击的5G,偏偏西方最近又炒起来6G联盟,这个话题已经是2020年的冷饭了,4年了又热了起来。

 

 

所以,当小镇说中国已经成为当今世界唯一的制造业超级大国,一定会有人跳出来质疑,比如质疑中国的制造业高度依赖出口,认为未来出口下降、脱钩断链会带来极大冲击等等。

 

先说一个基本的事实,在20多年前,中国制造业确实对国外依赖极大,也就是“三来一补”,既“来料加工、来样加工、来件装配、补偿贸易”,需要从国外进口大量零部件,依靠中国当时低廉的人力成本完成组装加工之后再出口,现在的越南、墨西哥等干的就是这种。

 

但随着中国制造业水平的提升,中国的出口不再像过去那样需要从国外进口高附加值的零部件,反而是国外品牌需要在中国建立全套生产线以提高效率、降低生产成本;而随着中国经济的崛起,内需越来越旺盛,国内制造商更加关注中国消费者的需求,体现在这几年国内商品越来越精致、迭代速度越来越快。

 

所谓的“脱钩断链”,不过是舆论攻势罢了,本质是中国产业生态圈的扩大。

 

想要建立一套独立于中国的新全球产业链哪有这么容易,更何况几十年过去了,全球制造业的中心已经从西方转移到东方,中国一国的制造业就相当于西方之和,建立一套新的生产链,只有掌握全球制造业大头的国家才有资格做。

 

所以哪怕是舆论战,西方做的也无非是自欺欺人,仔细分析下这几年中文网络上被吹捧的几个所谓的能够“替代中国”的国家,搞的全都是容易的。

 

无非还是“三来一补”,而与中国最大的区别在于,这些国家根本不具备独立升级的能力,因为没有扎实的能源和工业基础,甚至不具备独立发展火电体系的能力。

 

想想《顺昌逆亡,高歌猛进》分享的产业的三个圈层,目前这些国家搞的都是面上的终端产品。以服装为例,有成衣,但却没有相匹配的纺织工业,更没有支撑现代化纺织工业的装备制造业,而更上游的冶金、元器件等更是不具备。

 

这些被说成是“替代中国”的国家,其产业基础建立在中国的产业链基础上,依靠中国的重工业、能源基础,实质是中国产业生态圈的扩大,是中国标准的出海,站在国家角度这当然是求之不得的好事。

 

对于国家层面的宏大议题,“身边经济学”“网络经济学”可以参考但并不可取,最简单的道理,发财的少有人张扬,反而是不顺利的更愿意发泄。

 

我们万万不要妄自菲薄,中国能够在几十年内迅速崛起,跟我们强大的组织能力和国民素质密不可分,我们可以用40年完成的,纵观全球所有国家,有哪一个敢说能在同样时间内完成?就算欧美不惜一切、变卖祖宗家产去扶持,也总得几十年时间。

 

几十年时间,冒着世界格局大变的风险,几十万亿美元的砸钱,这是疯子都干不出来的事。

 

正因此,这些所谓的“产业转移”,多多益善。

 

因为工厂、配套都需要海量资源投入,当工厂和配套设施完成,要开工了,对于中国产业链的依赖只会更大,“卡脖子”可不仅仅是高科技产品,真正“卡脖子”的还是工业生产的本质:规模、成本和稳定供给。

 

没有了中国提供的充足、便宜、稳定的能源电力基础,没有产业所需的原料、零部件,这些工厂又该如何维持生产?

 

在变革的岁月,制造业才是根基。这是多少舆论战的谎言都无法遮掩的。

 

事实上,外国、外资们并不蠢,蠢的反而是国内的某些看不清时代大势的失败主义者。欧美金融资本、产业资本对中国的未来充满信心,产业资本一直在扩大在华投资,2023年德国对中国直接投资再创历史新高,而欧美金融资本也非常眼馋,只是在严格的金融监管限制下,不好操作罢了。

 

对大多数人而言,莫要上了这些“妖人”的当,面对不确定性,可以更加保守,但一定要透过现象看本质,别看怎么说,而要看怎么做。

 

总有人遇到点不如意就动辄高喊要“润”,总觉得是国家限制自己投奔其他国家。实际上真要想“润”,难度并不高,对于头脑不清醒的,想走就走、好走不送、别再回来。

 

 

2022年佩洛西“窜台”之后,采取了8项反制措施,第四项就是“暂停中美非法移民遣返合作”,到现在都还没有恢复。最近美国方面拍了个节目,据美国移民局公开数据,过去一年多拟遣返3万余名中国非法移民,但一概拒绝接收。

 

这一年多有多少热点是围绕非法移民?比如前不久的得州边境移民问题,又比如隔一段时间就会爆出来希望安置在美流浪人员等等。

 

 

网络里,舆论战从未停止,但这种扭曲、扰乱效果极为有限,因为我们的决策体制,有一道坚韧的“血脑屏障”,舆论越嘈杂,反而会让决策更加坚定。

 

 

唯一需要特别关注的,是广大执行层。这些人绝大多数对国家是热爱的,希望国家变得更好,但由于被这些舆论杂音干扰,难免影响到对现状的判断,可能陷入悲观、负面的情绪,也影响到了决策的执行。

 

这就需要通过加强学习来应对,既:解放思想、统一认识。

 

 

 

作者:镇长本人        来源:大树乡谈公众号

 

0人已打赏

0条评论 89人参与 网友评论 文明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国家法律法规。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2020 荷兰华人新闻网 http://hlhx.n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