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俄军“叛徒”遭千里追杀,身中六枪,再被车碾压过,惨死异国他乡 ...

2024-2-21 13:35| 发布者: 荷兰华人新闻网| 查看: 89| 评论: 0|原作者: 大风o|来自: 枢密院十号公众号

摘要: 俄军“叛徒”遭千里追杀,身中六枪,再被车碾压过,惨死异国他乡作者:大风o 来源:枢密院十号公众号 俄乌从未平息的暗战正日益暴露出血腥的一面:去年叛逃乌克兰、导致俄军丢丑的那名直升机飞行员,近日被发现 ...

 

俄军“叛徒”遭千里追杀,身中六枪,再被车碾压过,惨死异国他乡
作者:大风o        来源:枢密院十号公众号

 

 

俄乌从未平息的暗战正日益暴露出血腥的一面:去年叛逃乌克兰、导致俄军丢丑的那名直升机飞行员,近日被发现死在西班牙,而且按照媒体的报道,这名俄军“叛徒”死状非常惨——身中六枪,又遭车碾压过。

 

 

据《基辅邮报》19日报道,乌克兰国防情报总局发言人尤索夫证实了俄罗斯飞行员库兹米诺夫死亡的消息,他曾于2023年8月控制了一架俄军米-8武装直升机,并叛逃到哈尔科夫地区的一处乌克兰空军基地。

 

“我们可以确他认死亡的事实,”尤索夫告诉《基辅邮报》,但没有提供更多细节。

 

而众多俄罗斯媒体则非常详细地描述了库兹米诺夫的凄惨下场,难掩大仇得报的快意。

 

俄《生意人报》转引西班牙国民警卫队的消息来源报道称,地方当局正在展开进一步调查以确定被谋杀男子的身份。因为该男子使用了伪造的身份证件。该名男子身中大约六枪,根据初步调查的结果,他的尸体还被凶手驾驶逃跑的汽车碾过。

 

目前,并没有哪个方面宣称对此次枪杀事件负责。但西方媒体报道时都提到,此前俄罗斯军情报部门已经多次发誓,不会让“叛徒”活着。

 

库兹米诺夫的叛逃事件去年曾轰动一时,被当成乌国防情报总局的重大成果,又被乌克兰和西方媒体宣传成俄军士气低落的例证。

 

后来陆续公开的信息表明,这是乌情报部门长期精心策划的一次行动,代号是“山雀行动”。

 

2023年8月23日,首次出现有关俄空军米-8武装直升机叛逃的消息,该直升机当时降落在乌克兰控制的空军基地内。

 

一个多星期后,9月4日,乌克兰国防部情报总局发布一部完整的纪录片,名为《被俘的俄罗斯飞行员》,透露了大量该行动的细节:在“山雀行动”中叛逃乌克兰的俄军飞行员是隶属俄罗斯陆军航空兵第319独立直升机团的28岁的马克西姆·库兹米诺夫。

 

 

在纪录片中,库兹米诺夫称,自俄乌冲突爆发后,他就开始有自己的判断,早在2022年12月就决定“不参与针对乌克兰的罪恶战争”,因为“这场战争是一场残酷的罪行,我并决定不会参与”。

 

库兹米诺夫通过社交媒体联系上了乌克兰国防情报总局的人员,双方开始策划逃跑路线。

 

8月23日下午4点30分,库兹米诺夫驾驶米-8武装直升机从库尔斯克机场起飞,当时执行运输了苏-30SM和苏-35战斗机的零部件任务。

 

当直升机飞经舍贝基诺定居点上空时,库兹米诺夫已经开始执行叛逃的计划,以无线电静默模式进行超低空飞行,试图躲过追踪。不过,在他越过边境时,直升机仍然被小型武器射击,据库兹米诺夫说,他也不知道是谁开的枪,但猜测是俄军所为。库兹米诺夫腿部因此受伤,但最终还是飞离俄罗斯边境20公里,降落在与乌情报部门约定的地点。

 

根据库兹米诺夫的说法,当时米-8直升机上的另外两名机组人员还不知就里,也没有携带武器,对于发生的事情感到惊恐万分,不顾库兹米诺夫的劝说,最终跳出直升机向乌俄边界方向逃去。库兹米诺夫表示,“对他们进一步的命运一无所知”。乌克兰国防部情报总局基里洛·布达诺夫说,这两名机组人员在逃走时被打死。

 

 

2023年9月9日,马克西姆·库兹米诺夫和乌克兰国防情报总局代表安德烈·尤索夫出现在新闻发布会上。尤索夫表示,根据乌克兰法律,将向飞行员库兹米诺夫支付50万美元奖金,并保证他及其家人的安全。

 

不过,当时西方媒体就对库兹米诺夫的命运表示了担忧,认为他可能面临来自俄情报部门的残酷报复。

 

据俄《生意人报》报道,去年10月俄罗斯1电视频道的“本周新闻”节目播出了该台记者与俄特种部队官员的对话,谈到了马克西姆·库兹米诺夫的命运。这名不愿透露姓名的俄军事情报官员表示,相关的“命令已经收到”,库兹米诺夫“不会活着”接受审判。

 

时光流逝,俄乌冲突的大事一件接一件发生,就在大家快要忘了这起叛逃事件时,西班牙发生的一起案件让事件重回人们的视线。

 

据英国《卫报》报道,前不久,在西班牙地中海沿岸阿利坎特省的维拉乔约萨镇,一栋公寓楼下面的停车场坡道上发现了一具男性尸体,该男子身中数枪。当地警方最初认为这起枪击案与帮派仇杀有关,其后得知库兹米诺夫在俄乌冲突中扮演的角色,才知道事情并不简单。

 

“如果库兹米诺夫的死亡得到证实,那么指责的矛头很可能指向克里姆林宫。过去,俄罗斯的暗杀者在欧洲各地实施了一系列暗杀行动”,《卫报》评论说。

 

而在俄罗斯,还有一些分析则呼吁不要急于承认“叛徒库兹米诺夫的死亡”。

 

据俄罗斯glavny电视台报道,战地记者亚历山大·斯拉德科夫对库兹米诺夫死亡的报道表达了强烈的质疑:他被枪杀了,然后又被车碾压,一周后才在地下停车场被发现。但是尸体却没有发出臭味,也没有人听到枪声。“难道欧洲的停车场是空的?”这名记者问道。

 

斯拉德科夫说,不要急于承认库兹米诺夫在西班牙被谋杀了:“叛徒不是一名战士,而是一个怪胎。当我们很高兴,当我们负责追捕和惩罚他的官员出来说‘由于叛徒的死亡,案件已经结案’时,库兹米诺夫可能会在加利福尼亚的某个地方,用一个重新设计好的身份四处游荡。”

 

显然,俄乌围绕此人的暗战还没到结束的时候。

 

 

 

作者:大风o            来源:枢密院十号公众号

 

0人已打赏

0条评论 89人参与 网友评论 文明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国家法律法规。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2020 荷兰华人新闻网 http://hlhx.n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