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在“中国援外医疗队”面前,诺贝尔和平奖该感到羞愧!

2024-1-2 13:50| 发布者: 荷兰华人新闻网| 查看: 94| 评论: 0|原作者: 后沙|来自: 后沙月光公众号

摘要: 在“中国援外医疗队”面前,诺贝尔和平奖该感到羞愧!作者:后沙 来源:后沙月光公众号  2023年,是中国援外医疗队派遣60周年。  2023年12月29日,中国援外医疗队派遣60周年纪念暨表彰大会在京举行。  国家最 ...

在“中国援外医疗队”面前,诺贝尔和平奖该感到羞愧!
作者:后沙    来源:后沙月光公众号


  2023年,是中国援外医疗队派遣60周年。


  2023年12月29日,中国援外医疗队派遣60周年纪念暨表彰大会在京举行。

  国家最高领导人对参会代表们表示热烈祝贺,并向正在和曾经执行援外医疗任务的同志们致以诚挚慰问。

  大会表彰了30个全国援外医疗工作先进集体和60名先进个人。

  这60年来,广大援外医疗队员以仁心仁术造福受援国家和地区人民,我国已累计向76个国家和地区派遣医疗队员3万多人次,诊治患者近3亿人次。

  2024年新年伊始,一些省市又有新一批“援外医疗队”正准备踏上新的征程。

  然而,那些动不动为了一只小猫小狗获救而感动落泪的西方媒体,在“中国援外医疗队”面前却双目失明了,并且是几十年如一日的双目失明。

  如果真的从诺贝尔和平奖设立初衷出发的话,中国援外医疗队是当之无愧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

  从组织得奖来看,“国际红十字会”被授予三次、“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公署”被授予两次、还有大赦国际、国际反地雷组织(ICBL)、医生无国界组织、禁止化学武器组织,甚至连一个成立不到十年的NGO---“国际废除核武器运动”(ICAN)也拿过诺贝尔和平。

  但它们始终舍不得将掌声献给中国援外医疗队。因为这个奖早已变味,一个组织或个人为人类和平,人类幸福做出过多少贡献?不再是评奖的标准。

  再看看一些获奖组织的总部所在地,或许更能让人看清一些脉络。

  大赦国际----伦敦

  医生无国界组织--巴黎

  国际废除核武器运动--日内瓦

  禁止化学武器组织---海牙

  国际反地雷组织--美国

  ……

  诺贝尔和平奖评选委员会,自称永远中立,没有政治立场,但事实证明,它们处处讲立场、讲政治。

  中国援外医疗队里的医生护士,有共产党员,有共青团员,这奖要是给你了,人家还怎么混饭吃?

  有人或许会说,那你是不是特别在乎诺贝尔和平奖?非也。

  我想只是通过这件事,提醒那些将该奖看得特别重的人,诺贝尔和平奖只是西方传播其价值观的一件工具而已。

  它代表的是西方话语霸权,除非当事方接受西方领导,并纳入它们的轨道。否则,无论你为人类作出多少贡献,都不会被西方授奖。

  比如说,“医生无国界组织”,无论是在工作时长、普及面、深入程度、还是救治人数方面,都远远比不上中国援外医疗队,但人家在1999年就被发现了,而中国援外医疗队则是它们的盲区。

  “中国援外医疗队”了解下

  1962年7月,阿尔及利亚打败法国殖民者,取得国家独立,法国和西方国家撤出全部医疗人员和资源,导致了阿尔及利亚人民面临着无医无药的险境。

  中国从两种渠道得知这一情况(国际红十字会的呼吁和阿尔及利亚政府的请求)

  1963年1月,毛主席、周总理决定向阿尔及利亚提供力所能及的医疗援助。

  中国是全世界第一个这样做的国家,从此开启了对外医疗援助这一功德无量的善举,并形成了一项制度,细化到了“一省对一国”。


  1964年,坦桑尼亚的桑给巴尔岛

  1965年,索马里。

  1967年,刚果(布)

  1968年,马里、毛里塔尼亚

  七十年代,随着与中国建交的国家增加,中国援外医疗队逐渐实现对非洲大陆的全覆盖。

  1971年,苏丹、赤道几内亚

  1973年,刚果(金)、塞拉利昂、突尼斯

  1974年,埃塞俄比亚、吉布提、多哥

  1975年,喀麦隆、多哥、摩洛哥、马达加斯加

  1976年,尼日尔、莫桑比克、圣普、几内亚比绍

  1977年,加蓬、冈比亚

  1978年,贝宁、乍得、中非、赞比亚

  后来,中国援外医疗队足迹扩展到了西亚、南亚、东南亚、拉丁美洲……

  中国援外医疗队的工作超越了国家、种族、意识形态差异,让“自由,平等,健康、人权”的口号具体化、形象化、生动化。

  中国医护人员不但挽救了无数生命,还给受助国家带去了急需的卫生知识和医护人才培训,行走一方,造福一方。

  我们也不会拿着药品和疫苗卡人家脖子,威胁某个国家要用矿山和森林来换。

  2014年埃博拉病毒在西非爆发时,某些西方国家就是以药品援助来要挟非洲的。

  在这六十年来,中国前往非洲的医护人员,有中医、有西医、有年长的、有年轻的、有党员、有团员,以内外妇儿等临床科室为主。

  中方医护人员以精湛的医术,高尚的作风,高度的责任感,赢得了非洲人民的信赖,甚至是依赖。

  毫不夸张地说,全球没有一个医疗组织可以做到像中国援外医疗队的救治力度。

  在中国援外医疗队出现在非洲大陆之前,现代医疗对当地平民来说是一种奢望。

  以坦桑尼亚来说,英国医生在这里,一定要住别墅,带妻儿,拿高薪,养尊处优,周末的夜晚还得有娱乐节目供他们消遣。

  坦桑尼亚只有极少数达官贵人,才能得到英国医生的治疗。平民根本看不起病,只能求助于巫师和神棍,自生自灭。

  中国援外医疗队到来后,单单是产妇接生这一项,就挽救了无数产妇和婴儿的生命。


  当时,中国医生的工资和津贴由国内发放,非洲国家提供食宿、车辆。工作起来,没有节假日,也没有白天黑夜,还要定期下乡。

  只要到了中国医生下乡时间,当地民众就早早排起长队等候,中国医生回城市时,当地人就在汽车后面又追又哭。

  上层人物,像总统府、总理府、国会议员,也要找中国医生看病,中国医生车辆可以直接进出总统府。

  西方人无法做到这一切,但人家做得少,却说得多。西方电视台、电台、报纸,总是在颂扬西方“医疗志愿者”在非洲做了多少好事。

  实际上,许多西方NGO志愿者都是间歇性的爆发式行善,时间往往集中在四五天,在镜头下送医送药。

  拍完照立刻闪人,然后再去发起募捐或者领取西方药企的资助(广告植入),别看非洲穷,但也是一座卖药金矿。


  治疗疟疾的药品,是西方药企的一大块收入。

  青蒿素出现后,中国掌握着全部工艺制造流程,能够帮助非洲、东南亚、南亚、拉美人民摆脱一直严重威胁着他们健康的疟疾,但对某些国家来说则是收入上的一大损失,“断人财路”。

  中国援外医护人员的确是人间天使,也是当地人民的患难之交。


  中国各省市大多数都有对口援助机制,还有解放军的医疗队。但解放军医疗小组一出现在某国,西方就说是“军事合作”,贼看谁都像贼。

  各小组大约是每两年轮换一次,虽然方式从当年的无偿援助变成了今天的适当市场化运作(由当事国提供补助金和医药费),但救死扶伤的精神和原则是一样的。

  非洲还有一个不能说的秘密:西方新药的人体试验场。

  药品开发和试药费一直是新药最主要的成本,一旦成功,暴利滚滚。

  但人体服用新药,测试副作用,对个人健康会造成很大风险。


  一般人不会为了钱去试药,像因强奸事件闻名的润人丁一多,就是因为走投无路才在美国当了小白鼠。

  西方药企最大的试药“基地”就是非洲和印度,这里不仅成本低,而且出了事故也不必担心被媒体曝光。

  中国人的到来,让一些别有用心的西方药企不好再在非洲肆意下手。

  时间一久,印度就获得了“优势”,黄种人、白种人、黑种人……印度是什么人都有,什么病都有,对药企来说很“理想”。

  不说印度了,反正它也不会接受中国的医疗援助。


  如果西方发达国家,能像中国那样派出援外医疗队,深入细致,不辞辛劳,真诚地帮助非洲国家减轻疾病伤害,帮他们消灭最主要的威胁---热带病和流行病,那将是一个多么美好的世界。

  但西方的“人权”永远只是挂在嘴上的政治话术,其实,保持医疗技术和资源优势,也是它们建立国际霸权体系的一部分。

  伪善的诺贝尔和平奖,在中国援外医疗队面前应当感到羞愧,其实它也配不上中国援外医疗队。

  写这些,只是提醒大家:在西方话语霸权之下,善与恶、真与假、黑与白,往往是颠倒的。

  中国援外医疗队承载的精神和信念,就是要打造人类卫生健康共同体!



作者:后沙    来源:后沙月光公众号

0人已打赏

0条评论 94人参与 网友评论 文明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国家法律法规。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2020 荷兰华人新闻网 http://hlhx.n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