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司马南:我遭到围攻,问为什么不能放过辉瑞?

2023-12-26 14:22| 发布者: 红星| 查看: 84| 评论: 0|原作者: 司马南|来自: 百度机构作者

摘要: 司马南:我遭到围攻,问为什么不能放过辉瑞?作者:司马南 来源:百度机构作者 近日关于国家医保局有个新闻,我一看就感兴趣,看完了这条新闻之后,发现有些自然段不大好理解。 国家医保局指导各省全面建立并实 ...

司马南:我遭到围攻,问为什么不能放过辉瑞?
作者:司马南    来源:百度机构作者


       近日关于国家医保局有个新闻,我一看就感兴趣,看完了这条新闻之后,发现有些自然段不大好理解。

       国家医保局指导各省全面建立并实施了医疗服务价格动态调整机制,将调价与经济发展水平、社会承受能力、基金运行情况、医院改革绩效等指标挂钩,“走小步、不停步”,持续优化调整医疗服务价格……


       这一口气念下来实属不易,让我有些不解,这里边隐藏的信息量很大。我试着用自己的话说都没法说,甚至每句话每个词组都可以分解之后再去理解。

       我是语文老师出身的,在分析句子结构方面还是有那么一点看家工夫的,可我消化这段文字却很费劲,那隔壁王奶奶更不用说了。我估计这段话我问老太太什么意思?老太太肯定就晕了,说:“马冬什么?什么冬梅?马什么梅?”

       前几日,国家医保局在答复代表建议的时候表示,2018年国家医保局才成立。成立以来,国家医保局持续指导地方优化医疗服务价格项目管理,促进有价值的医疗技术加快临床应用,2022年各省新增医疗服务价格项目近千个。这段话还是比较具体的,能听得明白。

       国家医保局在给代表的答复意见书里边还谈到,自2021年以来,各省每年都进行调价评估,符合条件及时启动调价,原则上,下半年落地实施,医疗服务调价工作整体是进入到更加规范有序的新轨道。


       自国家医保局成立以来的四年来,各个省都实行了好多轮的医疗服务价格调整。目前看,医疗服务价格总水平基本上体现了临床技术和劳务价值的手术、中医、护理等技术类价格升幅高于平均水平,调价节奏与经济社会发展总体相匹配。

       现在公务员队伍当中的人员学历都比较高,他们或许认为写的句子圈里看得懂,但是如果这篇文章在《人民日报》刊登的话,你若想中国普通老百姓看懂,其实可以把它说得更通俗一些,让大家不费脑子。应该充分考虑到现在大家连140个字的文案都不耐烦、短视频都是几十秒的,已经不接受那种长篇大论了。

       老百姓想在长篇累牍里面挑出核心的内容去理解,着实不容易。

       国家医保局是非常重要的部门,我印象中最高光的时刻就是在疫情期间和辉瑞等跨国药企以及国内的药厂谈判的时候,国家医保局表现的不卑不亢,辉瑞跨国公司狮子大开口,国家医保局可不惯他这臭毛病。结果大家也都知道了,辉瑞没入圈,那时候辉瑞气魄相当之大,就是不降价,打定主意要“拯救”中国人民。


       辉瑞没进圈之后,也邪了门,新冠病毒的嚣张气焰也收回去了。

       大家还记得辉瑞一度以“救命药”自居,以特效药宣传吗?在国外它比较低调,到了中国它就变成特效药了!

       关于辉瑞特效药的说法,我提了一点疑问。过去我在中国商报工作那么多年,《广告法》刚出台的时候,我们参与过其中的一部分工作,对于其中的条例我还是有一定了解的。这种特效药的宣传不符合《广告法》的基本原则,哪条哪款都过不了。

       凭什么在国外是实验用药,到中国之后就把它宣传成特效药?

       我只是有这么一点疑问,不成想没多久,司马南就遭到围攻。本来人家看司马南就不爽,早就想弄死他,还敢对辉瑞特效药质疑?

       辉瑞不但以特效药宣传,而且以救命药自居,咱用中国普通老百姓的善心去理解一下,人家可能是真的怀有极大善意想拯救中国人民,以拯救中国人民为己任。


       但是你拯救中国人民,花天价公关费算怎么回事?据称,辉瑞花钱拿下了很多环节,其中的“关键人员”、“关键岗位”都打通了。那可不是小钱,是1.68亿美元!

       花了1.68亿美元在中国进行公关,这件事可是上了美国地方法院的,辉瑞公司里专门负责项目核查的人员在法院法庭陈述,这和美国小报报道了一下,其中的可信度是完全不一样的。

       我问了一下:“谁拿了这钱?这钱使哪去了?”可没人接茬!

       有人接茬也全是骂司马南的:你就不该提这事,你何德何能?瞧你长得那德行,你们家在美国买了个房子,还敢问辉瑞的公关费用?

       敬请息怒。您别把这两件事扯一块好不好?我们家是在美国买了个房子,我检讨一万遍了,你不原谅我,我就会一直检讨下去。但是我能不能问一下,为什么那么短时间内辉瑞在中国公关花费了1.68亿美元?钱落谁的口袋里了?某先生,你口袋有钱没有?某些人,裤衩兜里揣钱了没有?某先生,银行卡上数字变多了没有?

       我这人就是讨人嫌,这事问了若干次了,没有得到一个确切答复,所以我就联想到了国家医保局的高光时刻,不卑不亢。辉瑞狮子大开口,国家医保局就跟他慢慢地谈:你不降价就出去,出门以后还得把门关上。


       简单说,疫情期间辉瑞试图收买“关键少数”,以影响疫情的应对和决策,国家医保局顶住这个压力实属不易,我给国家医保局点赞。

       这件事总结一下多好,能不能补充一个说明?可能人大代表没问到,因为人大代表问什么,政府部门就答什么。

       我曾当过地方人大代表,是北京市东城区人大代表。你一张嘴问这是怎么回事,人家就会特别认真的挑会说话的人员跟你回答。

       1.68亿美元公关费用到底用在什么地方一直是个谜,我是一只好奇的猫,贼头贼脑的,我就想探个究竟。钱呢?钱呢?

       国家医保局应该把辉瑞的事讲一讲,这是成绩,是值得表扬的。


       请问国家医保局,你们在2018年成立以来,是怎么加强党的建设抵御住跨国药企的压力、没有被辉瑞“拿下”的?

       请问国家医保局,在成立这么短的时间内,怎么样加强干部队伍素质建设?在药企谈判的过程当中,怎么样以人民为中心?

       这不都是大课题吗?

       最后,我还是想再问一句,1.68亿美元公关费用,那么短的时间内拿下“关键岗位”、“关键少数”,都有谁?这钱到底去哪了?

       这事就先说到这儿,说的不对的地方请您批评指正。



作者:司马南    来源:百度机构作者

0人已打赏

0条评论 84人参与 网友评论 文明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国家法律法规。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2020 荷兰华人新闻网 http://hlhx.n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