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内塔尼亚胡告诉马斯克:加沙要战后德国、日本化,他要当麦克阿瑟 ...

2023-11-28 16:49| 发布者: 红星| 查看: 87| 评论: 0|原作者: 蒋晓峰Terry|来自: 百度优质国际领域创作者

摘要: 内塔尼亚胡告诉马斯克:加沙要战后德国、日本化,他要当麦克阿瑟作者:蒋晓峰Terry 来源:百度优质国际领域创作者 就在10天前,马斯克因为他在社交媒体平台认同了有关反犹内容,成为众矢之的,结果苹果、亚马逊、 ...

内塔尼亚胡告诉马斯克:加沙要战后德国、日本化,他要当麦克阿瑟
作者:蒋晓峰Terry     来源:百度优质国际领域创作者


       就在10天前,马斯克因为他在社交媒体平台认同了有关反犹内容,成为众矢之的,结果苹果、亚马逊、迪斯尼、可口可乐在内的多家公司就停止在他的平台上投广告了,抗议平台仇恨和种族主义言论。

       保守估计广告收入将流失7500万美元。

       当时的反犹贴文说,犹太人正在煽动白人仇恨,马斯克回复说:“你讲出了事实”。

       就是这句话,让他失去了十多个品牌的广告投放,甚至白宫都点名他:“地鼓吹反犹太主义和种族主义仇恨,违背身为美国人的核心价值”。

       就在10天后,马斯克出现在了以色列被哈马斯突袭的现场,受到以色列最高层的欢迎。

       内塔尼亚胡还亲自陪他,一起去看了包括残留子弹的婴儿车等现场。


       他还替以色列人质家属背书,戴上了一个挂件。


       上面用英语和希伯来语写着:把他们带回家,现在!


       他还同意,星链卫星设备只有在以色列通信部批准的情况下才能在加沙地带使用。这跟星链在乌克兰的使用前提已经不同。

       重点是他跟内塔尼亚胡有一次电台上的深度对谈,内塔尼亚胡提到为什么以色列的终极目标是歼灭哈马斯,而马斯克明显被说服,更附和了内塔尼亚胡的很多理论。

       两人对谈的角度和深度引起非常大的关注,但观点能不能被接受或认同,见仁见智。

       现在不清楚马斯克访问以色列是受到内塔尼亚胡邀请,还是他主动提出要求了。但从访问行程和对谈气氛上说,他已经站在了以色列一边。

       内塔尼亚胡对马斯克说:如果你想要和平,就摧毁哈马斯,如果想要安全,就摧毁哈马斯。如果想让被哈马斯劫持的巴勒斯坦人过上更好的生活,那就摧毁哈马斯。“我们首先要铲除毒害我们的政权,就像二战时你们在日本和德国所做的那样”。

       马斯克回应:别无选择。

       内塔尼亚胡进一步解释说,二战后在日本和德国发生了什么,在德国发生的是“去纳粹化”( denazification),在麦克阿瑟领导下,在日本发生的是“文化改造”( cultural reformation)。所以,今天的日本与20世纪30年代的日本截然不同,今天的德国也与20世纪30年代的德国大相径庭。

       言下之意,内塔尼亚胡要成为以色列的麦克阿瑟,既领导军队取胜,还要完成彻底改造加沙,让加沙不仅成为可以与以色列和平共处,更要像战后日、德那样,成为改造者的盟国、盟军、盟友,不再对以色列构成威胁。

       这在阿拉伯世界可能吗?他明确地说,当然有可能,因为我们已经在海湾国家看到了。当你访问迪拜、阿布扎比或巴林时,你会看到完全不同的景象。事实上,那里发生了“文化改造”。

       他说:“你需要坚定地铲除恐怖分子和那些意图谋杀的人,同时帮助那些留下来的人,德国和日本就是这样”。以二战后盟国对德国和日本的改造为例,说明在经历一场大战之后,一场毋庸置疑的胜利和重建工作是怎样帮助确保长期和平的。


       马斯克承诺,会帮助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就像当年二战改造日本和德国那样。他说,胜利者对失败者的掠夺,有深刻的历史教训。

       他认为,一战后的《凡尔赛条约》是一个大错误,在德国造成了巨大怨恨,也导致二战的发生。而经历过二战后,人们意识到,真正需要的是重建经济,不是惩罚。所以包括日本、德国等地都经历了重建期,也迎来了长期和平与繁荣。

       马斯克认为,“那些蓄意杀戮的人必须被消灭,务必停止训练那些杀人犯作为宣传,让加沙繁荣起来,如果真能实现,我想会是美好的未来”。

       之所以内塔尼亚胡要对马斯克和盘托出之前没有讲过的计划,是因为以色列目前面临汹涌的反犹情绪,让他成为军事胜利者之外,无法成为公认的道义胜利者,也没有办法让加沙人臣服,这就让他的改造加沙计划难以跟战后日、德相比。他要借马斯克个人和平台的影响力,扭转外界对以色列惩罚加沙的看法。

       到底加沙和德国、日本有没有可比性?

       如果这么比较的话,以色列就把自己抬到了类似于二战同盟国的地位,哈马斯就自然归为德国纳粹份子或日本军国主义者的角色。

       关键是战后的处理,如果不对哈马斯进行类似于东京或纽伦堡审判,没有经过彻底审判就没有彻底改造,但是目前有可能成立国际军事法庭对哈马斯进行审判吗?

       可想而知,这种法庭的成立本身就会遭遇阻挠,这和二战后日、德的情况没有可比性。

       另外,德国本来就是欧洲基督教世界的一部分,日本早就脱亚入欧了,在被彻底击溃的前提下,有改造的可能性。而哈马斯从肉体上被消灭或许还相对容易,从意识形态上歼灭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这几天“换囚”回到约旦河西岸城市的巴勒斯坦人,他们非常感激加沙哈马斯,认为没有哈马斯的抵抗,走不到换人这一步。再加上对于加沙的同情,西岸巴勒斯坦人的“哈马斯化”也有大概率成为现实。

       仔细看换囚换停火的执行过程,本质上以色列是一边放人,一边抓人,做的几乎是空手套白狼的无本生意。

       过去三天,以色列扣押的巴勒斯坦人质数量,比被释放的人质还要多,以方总共放了117个巴勒斯坦人,但同时他们又在被占领的约旦河西岸地区拘留了116个新巴勒斯坦囚犯。

       左手出,右手进,手上永远有用不完的筹码,而哈马斯要想找到额外人质才能争取停火,这个交易的难度完全不在一个量级上。



作者:蒋晓峰Terry     来源:百度优质国际领域创作者

0人已打赏

0条评论 87人参与 网友评论 文明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国家法律法规。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2020 荷兰华人新闻网 http://hlhx.n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