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壬寅宫变:嘉靖皇帝的生死时速

2023-6-24 11:54| 发布者: 荷兰华人新闻网| 查看: 105| 评论: 0|原作者: 典军校尉|来自: 白驹说

摘要: 壬寅宫变:嘉靖皇帝的生死时速来源:白驹说 作者:典军校尉 01 嘉靖二十一年(1542年)十月二十二日,北京城,午时将至。 无数身着飞鱼服、斜挎绣春刀的锦衣卫已将西市东牌楼下的 ...

壬寅宫变:嘉靖皇帝的生死时速
来源:白驹说   作者:典军校尉

                   
       01
         
                   
       嘉靖二十一年(1542年)十月二十二日,北京城,午时将至。
         
       无数身着飞鱼服、斜挎绣春刀的锦衣卫已将西市东牌楼下的行刑台团团围住。台上则站立着几十名膀大腰圆的刽子手,手持锋利小刃,个个目露凶光。
         
       刑场一片肃杀之气。
         
       此时,京师百姓早已蜂拥而至。作为老看客,他们清楚今天的行刑被安排在东牌楼下,意味着这次处决的人犯将被凌迟处死。
         
       远处,十几辆囚车缓缓驶来,负责押运的是身披精良甲胄的神机营。前排开道的军士手持刀枪,大步向前,围观百姓忙不迭向后退了几步。
         
       后排的囚车队伍慢慢靠近,百姓们才逐渐看清了囚犯的模样,顿时惊讶不已,议论纷纷。原以为的凶恶狂徒竟只是一个个浑身血污、目光呆滞的年轻女子。人们不由得收起了手中准备好的碎石土块,驻足静待谜底的揭晓。
         
       军士们打开囚车,将女囚逐一拖上行刑台。刽子手已等候多时,旋即将她们绑在行刑台正中间的一排高大木柱上,手法显得颇为娴熟。
         
       或许是绑绳勒得过紧,个别女囚虚弱地抬起头,口中开始发出细微的喃喃声,但还没等言语二三,面无表情的刽子手们立刻将一团东西塞进女囚的嘴里,之后便再没了声响。
         
       “轰、轰、轰”!三声炮响,午时三刻已到。
         
       监斩官挺着肥硕的肚子,从后侧席棚走到台前,对人犯逐一验明正身后,开始高声宣读圣旨:“宫婢杨金英等共谋大逆,伺上寝熟,以绳缢之,误为死结,得不殊……徐秋花等皆同谋者,诏不分首从,悉磔之于市,仍锉尸枭示……”。
         
       这些看似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居然要谋害当今圣上!监斩官话音未落,围观百姓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或交头接耳,或啧啧称奇。
         
       “轰、轰、轰”!又是三声炮响,行刑正式开始。
         
       而接下来,这场惨无人道的凌迟整整持续了一天,最后枭首、弃尸……
         
       随后数月,这场离奇的行刑仍是京师百姓茶余饭后的一大谈资。其中最大的一个疑问始终萦绕在百姓的心头:是什么原因迫使这些女子铤而走险,胆敢刺杀皇帝?
    

△清朝的菜市口刑场
         
       02
                  
       1542年,距大明立国已170余年,此时的帝国最高统治者嘉靖皇帝朱厚熜也已在位21个年头。
         

△嘉靖皇帝朱厚熜
         
       有人说,明朝的皇帝是最容易当的。为什么这么说?因为他们的老祖宗朱元璋早在开国之初就为子孙后代操办了一切,呕心沥血设计了一整套维持帝国运转的程序,并留下一本《皇明祖训》用来指导子孙如何当好一名称职的皇帝。
         
       程序员老朱对自己的杰作十分满意,随后怀着大明江山永在的美好愿景驾鹤西行了。之后的明朝皇帝也还算听话,基本按照老祖宗规划的路线过日子。但等时间推移到一百多年后的嘉靖朝,这套程序却不再好使了。         

       一则朱家皇帝们早已没了朱元璋那般疯狂996的干劲,一代比一代昏庸怠政。另一方面,一百多年过去了,现实却早已沧海桑田,物是人非。而老朱设计的那套帝国运转程序也已跟不上时代的发展,漏洞百出。

       大明帝国官僚体系腐败严重,吏治颓废,财政税源枯竭,嘉靖七年,太仓库(国库)岁入白银不足130万两,而当年政府开支却超过240万两。中央入不敷出,地方则更为糜烂,地主豪强大肆兼并土地,百姓赋役苦不堪言,至嘉靖年间,竟出现了百姓名下无地却须承担八十亩赋税的奇特现象。
         
       外有蒙古屡次扣边,甚至威胁京师;内有朝廷积弊重重,民不聊生。大明王朝已然国势衰退,危机四伏,到了非痛下决心革新政治不可的境地。
         
       但此时的嘉靖皇帝能挑起这副中兴重担吗?
         
       不好意思,能力不知道有没有,但时间朕是铁定没有的。因为嘉靖皇帝正忙着修道炼丹。
         
       嘉靖即位之初还是有一番作为的,颁布了一系列诏令,力求改革堂兄正德皇帝的弊政,一场“大礼仪”之争更是展现出一位年轻君主的高超政治手腕,令朝廷内外刮目相看。《明史》将嘉靖视为“中材之主”,虽略有夸张,但起码也能说明他的天资和能力。
         
       可是好景不长,明君的做派仅仅持续了一年时间,嘉靖便开始大修宫室,逐渐荒废朝政。

       可能是自幼受到父亲兴献王朱祐杬的影响,嘉靖尤其崇拜道教,沉迷方术。他命人从江西龙虎山请来道士邵元节、陶仲文师徒,奉其为真人,跟随他们修习道法,甚至先后册封二人为礼部尚书。嘉靖自称“灵霄上清统雷元阳妙一飞玄真君”,每日在宫中写青词、炼仙丹,对道教的痴迷无以复加。《明史讲义》曾如此总结嘉靖一生:“终身事鬼而不事人”。
         
       嘉靖沉迷于自己的兴趣爱好,全身心投入追求永生的事业之中,进一步加剧了朝廷内外的危机。除此之外,还直接影响着一个特殊群体的命运。
 
       03
   
       宫女,在封建王朝一直是宫廷中主要的基层劳作人员。到了明朝,宫女数量已极为庞大,嘉靖年间更甚。嘉靖在位期间,宫中宫女基本维持在3000人以上,主要来自于民间买卖、罪臣家眷以及战争俘虏,大多都是身世凄凉的女子。
         
       从踏入大内皇宫的那一刻,宫女便失去了一切权利和自由,沦为皇家的奴婢,从此生杀荣辱皆在皇帝一言之下。
         

△明代宫女嬉戏图
         
       而嘉靖对宫女的虐待和迫害则尤为深重,远超前任的诸位皇帝。
         
       嘉靖修道,喜饮无根之水,宫女们必须每天半夜到御花园中收集晨露,工作量巨大且一日不得停歇。身体上的劳累也就罢了,宫女们还得频繁遭受嘉靖的毒打。可能是“大礼仪”事件激发了嘉靖对暴力的推崇,于是他将廷杖也引入后宫。嘉靖生性多疑,喜怒无常,时常因一些微小纰漏而杖责宫女,宫女被杖毙的现象屡见不鲜。《明宫词》对嘉靖与宫女之间的关系做出总结:“世宗性卞,待宫人多不测,宫人惧”。
         
       邻国友人对此也多有目睹,朝鲜《李朝实录》中有记载:“盖以皇帝(嘉靖)虽宠宫人,若有微过,多不容恕,辄加箠楚。因此殒命者,多至二三百人”。
         
       但最让宫女难以忍受的还是嘉靖的恶趣味。嘉靖沉迷于修道,听信方士谗言,认为用年轻女子的经血烧制“红铅”,将其作为原料可炼成长生丹药。于是,欣喜若狂的他下令不择手段强采宫女经血。

       期间,宫女被迫服用大量药物,日常只能以一点桑叶和露水充饥。对她们而言,这简直是惨无人道的折磨,时而有宫女流血过多身亡,侥幸不死也会落下终身残疾,苦不堪言。
         
       宫女们可谓受尽了嘉靖的荼毒和戕害,以杨金英为首的一些宫女私下时常聚在一起咒骂皇帝,对皇帝的憎恨与日俱增。而正当宫女们一筹莫展之际,一个引发壬寅宫变的关键人物选择和她们站在了一边,这个人就是嘉靖的枕边人王宁嫔。

       04

       史书记载,王氏在嘉靖十九年被册封为宁嫔。起初,嘉靖对王宁嫔也是宠爱有加,圣眷正隆。
         
       但自古君王皆薄幸。很快,嘉靖便喜新厌旧,移情于新宠曹端妃,平时对王宁嫔也是横挑鼻子竖挑眼,几次三番进行责罚,甚至对她施以裸身鞭笞之刑。
         
       王宁嫔并无子嗣,面对薄情的皇帝,她能够想象自己的后半生将是何等凄惨。生性要强的她对皇宫充满了怨恨,对嘉靖更是恨得咬牙切齿。在绝望中,王宁嫔也在等待一个奋起反击的机会。
         
       就在此时,宫变的导火索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被点燃了。
         
       某日,身为严党骨干的赵文华为谄媚皇帝,特意觅得一只象征长寿的五彩神龟,进献给了嘉靖。嘉靖龙颜大悦,认为是自己潜心修道感动了上苍,才降下如此神物。如获至宝的他吩咐杨金英等一众宫女尽心伺候神龟。而杨金英等一十六人恰巧又是王宁嫔宫中的宫女。
         
       宫女们颤颤巍巍地接过神龟,尽力小心伺候,但谁成想没过几日,神龟便莫名其妙的死了。象征长寿的神龟居然死了,宫女们一个个吓得魂飞魄散,慌乱之下只能找到自己的主子王宁嫔寻求帮助。命运就这样将这群可怜人聚到了一起。
         
       面对这天大的变故,王宁嫔同样不知所措。已经失宠的她非但不能保全这些宫女,自己恐怕也罪责难逃。惊慌之余,脑海中开始回荡起嘉靖的怒骂声、皮鞭的抽打声,还有冷宫中幽禁宫人的抽泣声……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王宁嫔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她唤众宫女近前,抛出了合伙杀死嘉靖的主意,众宫女尽皆吓得默不作声。此时,年长的杨金英一咬牙,开口对众人道:“咱们下手了罢,强如死在他手上”。众宫女遂下定决心。
         
       朝鲜《李朝实录》记载:“皇帝(嘉靖)好道术,炼丹服食,性寝躁急,喜怒无常。宫人等不胜怨惧,同谋构乱云”。
         
       一场嘉靖朝最离奇的斩首大戏就此拉开帷幕。
 
       05
 
       从理论上讲,要在皇宫大内刺杀皇帝,就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原因很简单,偌大一个紫禁城,根本找不到皇帝在哪。
         
       明朝皇帝的寝宫位于乾清宫内的暖阁。嘉靖朝刑部主事张合曾有笔录:“原暖阁在乾清宫之后,凡九间。中一间置床三张于房下,即以天桥上左一间之下置床三张于上,又以天桥下左二间之下间置床三张于下,又以天桥上左三间之上间又置床三张于上,又以天桥下左四间之下间置床三张于下。右四间亦如之。天桥即人家楼梯也。凡九间,有上有下,上下共置床二十七张,天子随时居寝,制度殊异”。
         
       换言之,为了隐匿行踪,皇帝晚上可以在九间不同的暖阁就寝,每间暖阁都是一座二层阁楼,内置三张龙床,九间暖阁共计有二十七张床。这还仅仅是嘉靖在乾清宫自己的住所,如果去后妃宫中过夜,就更难确定皇帝的位置了。
         

△嘉靖朝的紫禁城布局图
         
       但这样的安保措施防得住外贼,却防不住随侍皇帝身边的宫女们。
         
       嘉靖二十一年(1542年)十月二十一日夜,刺杀嘉靖的行动正式开始。
         
       在得知嘉靖夜宿曹端妃宫中(也有史料说是乾清宫暖阁)后,以杨金英为首的16名宫女悄悄溜进宫中。当确认嘉靖正在熟睡后,宫女们蹑手蹑脚地摸到了嘉靖身旁。宫女杨玉香将一根由丝花线搓制的粗绳交给了身旁的宫女苏川药,苏又将绳子传给了杨金英。此时,其余宫女已在嘉靖四周就位。
         
       待众人稍定心神,杨金英深吸一口气,便对众人点了点头。于是,众宫女一拥而上,捂脸的捂脸,掐脖的掐脖,还有按手的、按腿的、压胸的。而杨金英则立即将粗绳套在了嘉靖的脖子上,迅速打好绳套后,与另外两名宫女拼尽全力拉紧绳子。
         
       突遭变故,嘉靖从睡梦中惊醒过来。由于面部被黄绸所蒙,他一时间看不见四周情况,只是一味扑腾。但养尊处优已久的皇帝又怎会是十几名宫女的对手,不一会儿,嘉靖开始体力不支。杨金英等人眼见嘉靖渐渐放弃抵抗,更加卖力地拉紧绳子。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名负责拉绳子的宫女发现怎么用力都没法将绳子彻底抽紧,定睛一看,绳套居然是个死扣!原来,杨金英终究只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宫女,刺杀皇帝的紧要关头竟误将绳套打成了死扣,导致功亏一篑。
         
       突如其来的变故打乱了一切计划,众人慌作一团,其中一名叫张金莲的宫女更是惊恐万分,心理防线崩溃,慌乱间她拔腿就跑,朝着坤宁宫方向疾奔而去。

       06
 
       当方皇后从张金莲口中得知事态后,急忙带着坤宁宫的太监们赶来救驾,行刺的一众宫女见事情败露,连忙吹灭宫灯四散而逃。混乱中,方皇后还挨了宫女姚淑翠一拳。
         
       最终,十六名宫女在当晚被悉数擒获。
         
       此时的嘉靖虽未被杀死,但也被勒得够呛,已陷入昏迷状态,命悬一线。方皇后急召太医会诊,但面对一个生死不明的皇帝,太医们都担心惹祸上身,不敢轻易开药方。方皇后情急之下逼着太医院使许绅用药。许绅作为太医院的一把手,临危受命,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后毅然开了一剂猛药。《明史》记载:许绅“急调峻药下之,辰时下药,未时忽作声,去紫血数升,遂能言,又数剂而愈”。经过五六个小时的抢救,嘉靖死里逃生。
         
       皇帝虽然醒了,但仍十分虚弱,且不能说话。因为事发宫闱,嘉靖便示意由方皇后主理案件。
         
       当晚,方皇后令亲信太监张佐、高忠拷打一众宫女,宫女们禁不起刑讯,纷纷招供。王宁嫔作为首犯也被牵扯了出来,死到临头的她倒还没忘记拉曹端妃垫背。
         
       而此时的方皇后趁嘉靖不能理政,也打起了坏心思,演起了“甄嬛传”。

       眼见王宁嫔咬出曹端妃,方皇后决意公报私仇,将得宠的曹端妃一并清除。于是,案卷中便出现了“端妃曹氏时虽不与,然始亦有谋”的供词。后人曾有为曹端妃鸣不平者曰:“故老相传,曹妃为上所嬖,孝烈(方皇后)妒而窜入,实不逆谋”。
         
       可怜的曹端妃就这么不明不白地卷入了谋逆大案,成为后宫争斗的牺牲品。
         
       审讯完毕,方皇后快刀斩乱麻,当即命人拟旨:十六名宫女第二日全部凌迟处死,锉尸枭首。同时株连九族,“收斩其族属十人,给付功臣家为奴二十人,财产籍入”。而首犯王宁嫔和从犯曹端妃也立刻在宫中被秘密处死。
         
       惊魂未定的嘉靖无暇顾及,一律照准。于是便有了第二日西市凌迟枭首的一幕。
         
       这场宫变是针对嘉靖一人的刺杀行动,事后嘉靖本该有所感悟,但事实上皇帝似乎丝毫没有因此而反思自己的过错。
 
       07
 
       宫变发生后的第十天,嘉靖皇帝率文武百官祭天地、拜宗庙,感念上苍的恩德。
         
       紧接着第二日,嘉靖发布诏令,传谕海内。诏书中写道:“临御大宝二十一年于兹,夙夜兢兢,钦若上帝,祗奉庙谟,罔敢怠追……凡以成平明之治,洽于变之风,以期无负天与祖宗付托之重”。嘉靖的诏书通篇都是对自己为政二十一年的褒扬和歌颂,更将自己的大难不死归功于天地神明的庇佑,完全没有思考宫变发生原因,更不用说认真做自我检讨了。
         
       当然,嘉靖也是有变化的,只是这些变化令朝臣们愈发无语。
         
       宫变后的第二天,朝臣们就发现了嘉靖的最大变化——皇帝不上朝了。
         
       或许是乾清宫的夜晚给嘉靖留下了难以磨灭的恐怖记忆,第二天他就打点行囊来了一次大搬家,带着后妃们住进了西苑永寿宫,再不踏入紫禁城。搬入西苑后,嘉靖便不再上朝。

       起初朝臣们以为皇帝只是短暂的身体抱恙,但没人能想到,皇帝的这次罢工居然整整持续了二十四年之久,直到嘉靖四十五年驾崩,期间只有三次上朝记录。嘉靖创造性地突破了此前明朝历代皇帝怠政的记录。
         

△清朝时期的乾清宫
         
       除了不上朝,嘉靖更是把《皇明祖训》的教诲丢到脑后,连祭祀这样的皇帝首要工作也不再出席。
         
       不上朝、不祭祀,那嘉靖在西苑忙点什么呢?
         
       宫变后,嘉靖变得更加崇拜道教,对方术的痴迷已近乎疯狂。嘉靖深信是天地神明庇佑自己化险为夷,对道家神明的供奉也更为虔诚,甚至将边疆捷报也全部归功于道教。嘉靖二十三年十月,九边之一的大同守军大破鞑靼骑兵,捷报传至京师,嘉靖竟荒诞地将首功归结于真人陶仲文,加封其为少师。嘉靖在位期间,凡有国事决断,必先卜卦扶乩,以荒诞的神明“指示”处理朝政。
         
       而要论流毒最深的变化,则是宫变后朝堂政局的败坏。
         
       宫变后,嘉靖怠政不上朝,为了保持对天下权柄的掌控,他需要一个听话的提线木偶,在朝堂上代自己理政,从而使他能从繁杂的朝政中解脱出来。于是嘉靖选中了严嵩。
         

△嘉靖朝奸相严嵩
         
       从此,除方士和严嵩外,其他朝臣几乎难见皇帝一面。从嘉靖二十一年至嘉靖四十一年,严嵩入阁20年,其中任首辅长达15年之久,期间严嵩、严世藩父子把持朝政,结党营私,欺上瞒下,贪赃纳贿,使得嘉靖朝局急转直下,迅速败坏,明朝国力也日渐衰弱,变得危机四伏。
         
       壬寅宫变给嘉靖带来的一系列变化,也深深地影响着整个国家。清代学者就曾评价过:“明朝之亡,非亡于崇祯,始亡于嘉靖”。
 
       08

       最后,还是有必要提一下这场宫变中两位关键人物的结局,这两人也是事实上嘉靖的救命恩人。
         
       第一位是太医院使许绅。许绅凭着自己精湛的医术以及过人的运气,将垂死的嘉靖从死神手里抢了回来,顺理成章地成了皇帝面前的红人。嘉靖破格封他为太子太保、礼部尚书,并赐予金银财货无数。《明史·许绅传》有记载:“明世,医者官最显,止绅一人”。
         
       但那惊魂一夜却也把许绅吓得不轻,竟因此落下了病根,还没来得及享受荣华富贵便一病不起。许绅不愧是首席太医,对自己的病因和病情了如指掌。他对身边照料的家人说:“吾不起矣。曩者宫变,吾自分不效必杀身,因此惊悸,非药石所能疗也”。
         
       嘉靖二十二年五月十六日,许绅病逝。嘉靖十分惋惜,赐谥号“恭僖”,备极哀荣,还为许绅之子加官进爵。
         
       而嘉靖的另一个恩人,其结局则更令人唏嘘不已。
         
       方皇后在宫变当晚扮演着最重要的角色,嘉靖的脱险全赖她及时救驾,沉着应变。说方皇后对嘉靖有再造之恩也不为过。
         
       嘉靖一开始也是这么认为的,对方皇后颇为感激。但时间一久,嘉靖静下心来一琢磨,对方皇后匆忙处死曹端妃的行为心生怀疑,渐渐笃定曹端妃是被无辜害死的。《明史·后妃传》记载:“然妃(曹端妃)实不知也。久之,帝始知其冤”。
         
       嘉靖的报复来得很快。
         
       嘉靖二十六年,西苑皇后寝宫莫名其妙地发生了一场大火,火势极为凶猛,方皇后被困于火海之中。宫中的太监急忙向嘉靖求救,请求皇帝加派人手扑灭大火。而嘉靖听后态度却异常冷漠,眼见自己的发妻被大火活活烧死,完全不管不顾。作为国母的皇后居然就这样烧死了,嘉靖对后妃的薄情寡义可见一斑。
         
       嘉靖四十五年,就连海瑞也忍不住在《治安疏》中批评嘉靖:“乐西苑而不返宫,人以为薄于夫妇”。
         
       无论怎样,嘉靖最终化险为夷,而营救嘉靖的两位关键人物均没能善终。              
         
       09
 
       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人,对嘉靖的最初印象都来源于电视剧《大明王朝1566》,陈宝国老师演活了一个极度腹黑的嘉靖皇帝。
         
       剧中的嘉靖深沉、阴狠,不怒自威,虽深居后宫,却能将严嵩、徐阶、高拱等一众帝国精英玩弄于鼓掌之中,体现出他高超的政治智慧,令观众不禁感叹:明朝居然允许有这么牛X的皇帝存在!
         

△嘉靖帝剧照
         
       但艺术终究只是艺术。对嘉靖的争论,史学界从未停止过。毛主席对历史上真实的嘉靖也做出过评价,比较客观中肯。

       当毛主席读《明史》时,对嘉靖写下四字批注:“靡不有初”。“靡不有初,鲜克有终”出自《诗经》,大意是所做的事常常只有一个好的开始,却难以坚持到底,很少能够善始善终。此外,他更是直接批评过嘉靖:“炼丹修道,昏庸老朽,坐了四十几年的天下,就是不办事”。
         
       壬寅宫变之后,嘉靖更加固执地坚持着自己的“无为而治”。而对待宫女,嘉靖当然不可能弃之不用。他想到了一个新办法:遴选8-14岁的童女入宫,因为更年幼的宫女威胁更小。
         
       然而,嘉靖没有意识到,在他深居后宫、焚香炼丹之时,大明王朝灭亡的种子也已经他之手悄然种下。
          

       参考文献:         

       [1]赵艳.《明嘉靖朝两御医》.《第十五届全国中医药文化学术研讨会论文集》.[出版者不详],2012.

       [2]林延清.《“壬寅宫变”与嘉靖朝政的转变》.《辽宁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0,38(01).

       [3]肖立军.《千古奇事——明嘉靖壬寅宫变》.《文史杂志》,1993(05).

       [4]柏桦.《明代“壬寅宫变”释疑与司法程序》.《故宫学刊》,2008,5(01).

       [5]薄雅心.《世宗年间壬寅宫变之我观》.《才智》,2019(03).

       [6]王子林.《乾清宫的二十七张床》.《紫禁城》,2012(11).

       [7]黄营.《从壬寅宫变看明代普通宫女的生存状况》.《文物鉴定与鉴赏》,2020(03).

       [8]黄伟波.《壬寅宫变与嘉靖皇帝之崇奉方术》.《湘潮(下半月)》,2011(10).



来源:白驹说   作者:典军校尉

0人已打赏

0条评论 105人参与 网友评论 文明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国家法律法规。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2020 荷兰华人新闻网 http://hlhx.n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