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被“围剿”的连花清瘟、药企“战争”炮声隆隆

2022-12-20 14:58| 发布者: 荷兰华人新闻网| 查看: 61| 评论: 0|原作者: 后沙|来自: 后沙月光公众号

摘要: 被“围剿”的连花清瘟、药企“战争”炮声隆隆来源:后沙月光公众号 作者:后沙 每逢新冠疫情在社会蔓延时,大多数人在心理层面就会有相应的焦虑情绪,希望得到包括药品在内的保护。 当然,也有很多人已经学会坦 ...

被“围剿”的连花清瘟、药企“战争”炮声隆隆
来源:后沙月光公众号   作者:后沙


      每逢新冠疫情在社会蔓延时,大多数人在心理层面就会有相应的焦虑情绪,希望得到包括药品在内的保护。

      当然,也有很多人已经学会坦然面对,反正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

      在目前状况下,无论你是焦虑还是坦然,都要把相关药品备好。虽然目前市场供应还很紧张,但相信国家不久就会解决这个问题。

      不过跟药企之间的隆隆炮声相比,小奸商、、小黄牛、小滑头真算不了什么。

      连花清瘟这几天又在网上被围剿了,有人说它不仅无用而且有害。


      近日,深圳市卫健委发文,其中有一张图片直指清瘟胶囊,虽然模糊了包装上的名字,但大家都知道指的是谁?

      与黄桃罐头作比较,这款中成药只有在“损伤肝脏”方面胜出,其他方面皆不如黄桃罐头。

      这张图片的巧妙(阴险)之处就是故意加入了“损伤肝肾”这一项,或者说,设计图片的人唯一想要传递的就是这个信息。

      随后,深圳卫健委的公众号意识到了问题严重性,对文章进行删除处理。

      12月17日,连花清瘟生产方“以岭药业集团”发布官方声明。声明称:近日,网络谣言称连花清瘟可造成肝损伤、肝衰竭,此类不实消息严重误导了广大民众,严重损害了连花清瘟的产品形象,造成了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

      连花清瘟从组方用药历史、系统毒理学、临床研究及荟萃分析、上市后大规模人群中不良反应监测等多方面均证实有良好的安全性。连花清瘟药品说明书针对不良反应有明确体现……

      除了这张在网上流传非常广泛的“黄桃图片”外,其它针对连花清瘟的小作文也在是批量生产。


      这些是写手还是打手?我也搞不懂,但肯定是黑手。

      那么,是什么样的人要黑一款特定药物,而且是在特定时间段密集发送?

      在我们村庙口摆摊卖豆浆的王铁蛋会黑连花清瘟吗?不会,他只会黑在村口卖豆浆的张二毛。

      只有同行之间才是赤裸裸的仇恨。

      以岭药业现在是赚得盆满钵满,自9月27日以来,它的股价从19元一路涨到54元,而连花清瘟的社会需求量仍然庞大无比。

      有很多人都希望同时配备连花清瘟和退烧药,以迎接奥密克戎这位不速之客,只要能帮助自己在中招后康复的药品,都是需要的。

      这种心理需求,以中国的人口规模来看,对任何一家药企来说,都是难以估测的市场。

      因此,药企“战争”爆发就不足为奇了。

      连花清瘟赚到了,它必定处于守势。

      而想趁机扩大中国药品市场的药企就必定会攻势连连,要获得大家的认可,有两种手段:

      一、请各界“权威”代言自己想要推广的药品。当然,人家都是高知分子、网红、资深媒体人、专业人士,不能有什么广告味,什么“我做出了一个违背祖宗的决定”,那就太LWO了。你得整些数据和专业名词,让人信服或装作听懂了。

      二、请各路写手,P图的P图,小作文的小作文,这些炮弹的目标只有一个--连花清瘟。

      其实在今年4月份,一些网络健康领域的达人就围剿过连花清瘟。


      后来,相关的系列账号受到了处理。

      就像上文所提到的,“每逢新冠疫情在社会层面出现蔓延时,人们就会有焦虑情绪”。4月份正是上海疫情出现问题的时候,对连花清瘟攻击难道是偶然的?

      如果说当时真的是偶然的,那么,这次还是偶然吗?

      再说另一件事,这段时间辉瑞新冠“特效药”也来到中国了。

      12月13日,多个互联网平台已开始或即将销售其中两款新冠口服药,1药网新冠咨询门诊已开始预售辉瑞的新冠口服抗病毒药物PAXLOVID,患者上传核酸或抗原阳性证明后才可开具处方,一盒定价为2980元。

      会有人将PAXLOVID与黄桃罐头作图片进行对比吗?不可能的,都说是“特效药”了,还有什么好黑的。但为什么不让美国人民先起吃来?

      然后,网上就马上就人说该药得到了“国药集团”代理,逼得“国药集团”发文澄清,否认此事。


      这说明网上的“战争”有多么激烈,而我们则不断地在被信息轰炸。

      对于民众来说,PAXLOVID或连花清瘟只要能有助于中招后康复,都可以选择购买。

      但问题是,药品不是名牌包包,你吃了十几块钱一盒的连花清瘟胶囊和你吃了近三千块钱一盒的PAXLOVID,别人又看不出来,虚荣心难以得到满足。难道要捧着一盒PAXLOVID,到小区门口嚷嚷,“我吃的是PAXLOVID”,那他这病显然需要吃别的药。

      当虚荣心难以成为营销手段时,就必须将药品神化。“特效药”张嘴就来还只是第一步,要是在中国站稳了脚跟,搞不好“辉瑞神药”就会变成唯一选择。

      如果是这样,2980元一盒就不算贵了。

      辉瑞这三年,已赚到了数百亿美元,莫德纳也一样,不过,这两家也在进行着“战争”。

      8月26日,《纽约时报》、路透社等媒体报道,莫德纳当天起诉辉瑞和BNT合作开发的新冠疫苗专利侵权,抄袭了莫德纳在疫情发生前几年所开发的技术。

      为此,莫德纳已分别在其公司所在地美国马萨诸塞州地方法院和BNT总部所在的德国杜塞尔多夫地方法院提起诉讼,索要天价赔偿。

      双方都花了大钱请来法律顾问,准备狗咬狗大干一场。

      12月6日,辉瑞回击了莫德纳,它请求波士顿联邦法院驳回莫德纳的诉讼,并裁定莫德纳专利无效,辉瑞不构成侵权。

      疫苗相关专利意味着什么?黄金屋。

      尽管联合国和WHO都呼吁共享疫苗专利,以拯救那些无力生产疫苗又没钱采购疫苗的国家的人民。但对药企来说,这仍然是它们获利的手段,共享就意味着“损失”。

      莫德纳和辉瑞的“战争”将是漫长的,不把对手咬出血来,双方都不会善罢甘休。而两边的律师团将成为最大赢家。

      从它们的专利官司可以看出,当人类面临的瘟疫威胁越是严重时,它们的财富膨胀速度就会越快。

      至于道德和爱心,那不是它们要考虑的,虽然有的人很喜欢去理解西方药企的行为,但别忘了,它们才不会跟你共情。

      2980元一盒的定价,就是药企本性决定的。

      核酸退场,辉瑞登场,这就是现实。

      那些口口声声说为民众发声的权威、网红、大V,转头就为PAXLOVID吆喝了。

      但用网络轰炸式的抹黑攻击连花清瘟行为,应当被制止。

      除了有人可能拿钱做事之外,还有一些是不拿钱的,就是“中医黑”,逢中医必骂,直接就冲着中国人来,说中国人买连花清瘟是因为有70%的人没有读过高中。

      连花清瘟真正的“原罪”是因为这款药便宜,可以大量发放和购买,这会断了“特效药”的财路,令“特效药”失去了市场。

      断人财路,意味着什么?不弄死你才怪。或许有一天,连花清瘟的“大丑闻”就会在网上出现。

      资本永远是血腥的,在网上来来回回的信息轰炸之下,我们每个人都要保持清醒的头脑。

      药企“战争”还带来了一个结果--网友对立,而我们共同“渡劫”,最需要的就是团结、互助,不要陷入别人的利益之争。

      我对连花清瘟谈不上支持或反对,只是记录一下近期发生的网络异常现象。

      这三年来,我也从来没有买过连花清瘟,包括现在(不过,也买不到),我也只是备了一点退烧药。

      药,囤也好,备也罢,用得着的只有那么几粒,大多数是搁抽屉里过期的。建议有退烧药的,不妨剪下来分给缺药的亲朋好友。

      祝大家身体健康,大大小小一定要保重!



来源:后沙月光公众号   作者:后沙

0人已打赏

0条评论 61人参与 网友评论 文明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国家法律法规。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2020 荷兰华人新闻网 http://www.hlhx.n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