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比培养“恨国派”更可怕的是培养“恨穷派”

2020-9-20 12:37| 发布者: 荷兰华人新闻网| 查看: 818| 评论: 0|原作者: 子午|来自: 子夜呐喊

摘要: 比培养“恨国派”更可怕的是培养“恨穷派”作者:子午 来源:子夜呐喊  近日据媒体报道,一名外卖小哥给安徽工业大学一名学生送餐,因学校疫情管控,无法送到宿舍楼下,小哥便让点餐的学生到学校北门来拿。  不 ...

比培养“恨国派”更可怕的是培养“恨穷派”
作者:子午   来源:子夜呐喊


  近日据媒体报道,一名外卖小哥给安徽工业大学一名学生送餐,因学校疫情管控,无法送到宿舍楼下,小哥便让点餐的学生到学校北门来拿。


  不料,该学生先是拒接电话,随后又发短信辱骂外卖小哥,短信内容中提到“最底层的东西、猪”等辱骂性词汇。此事经媒体报道后,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


  在安徽工业大学官方微博下方,有不少网友呼吁该学校对学生进行处理,也有网友指责学生不尊重人,没有教养,但不久之后,这些评论都消失。


  校方工作人员对媒体表示,此事已经交给学工部和相关部门在处理,属于外卖小哥和学生之间的口角纠纷,学校会对学生进行教育并处理。

  舆论还在进一步发酵,外卖小哥在接受采访时则表示,希望网友们高抬贵手,不要因为一句话毁了这个学生,“学生还没有进入社会,不跟他计较,但希望能够尊重一下外卖小哥,希望点餐的客户能够对这个职业多一些理解。”

  对于安徽工业大学的这种处理方式,笔者是不满的。不满并不是说要求安徽工大如何严厉地去处理涉事学生,正如外卖小哥的说法,“不要因为一句话毁了这个学生”;不满的原因一是安徽工大的控评,而是安徽工大以及整个教育体系,乃至整个社会环境,根本没有意识到自身的责任,只是将问题的出现归咎于这个学生个人的品德。

  正如网友在评论中所说,“点不到10块钱的外卖也高端不到哪里去”,这个学生多半也是出身于底层,又为何会用这样肮脏的字眼去骂同处底层的外卖小哥呢?

  由这个事件,笔者记起了2007年的电视剧《恰同学少年》里的一个反面人物刘俊卿。自私、虚荣的刘俊卿一面抱怨自己的父亲是卖臭豆腐的,一面在同学面前摆阔、掩盖自己出身长沙最底层家庭的事实。刘父为了供刘俊卿读书,甚至将女儿典当给富人家当婢女。


  在那样一个“富人欢笑穷人愁”、“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旧社会,穷人与富人之间隔着一道巨大的天堑,金钱和权势是压在穷人身上的两顶高帽。

  而剥削阶级不仅是在身体上残酷剥削压榨着广大的底层,还在心灵上为穷人精心打制了一道道枷锁,“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笑贫不笑娼”,“贫穷可耻、致富光荣”,“如果不是地主给你地种,你都要饿死”,“命苦不能怨社会”……以至于祥林嫂遭遇了那样大的苦难,还要拼命攒钱,给地主阶级的寺庙“捐门槛”,赎自己的“罪”。

  在旧社会吃人礼教和“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这样的成功学驯化下,很多穷人也幻想着通过自己的努力上升为“人上人”,对剥削阶级卑躬屈膝,却反过头来对同为底层的穷人怒目相向。刘俊卿这样的人,在万恶的旧社会并不是个例。

  毛主席领导中国人民推翻旧社会的三座大山,建立了新中国之后,颠倒的世界终于被颠倒过来,“究竟谁养活谁”的问题不再是个困扰广大劳动人民的问题,“泥腿子”终于翻身解放做了主人。在消灭了生产资料私人占有的剥削制度之后,毛主席又致力于消灭残存的剥削阶级思想,“革命的或不革命的或反革命的知识分子的最后的分界,看其是否愿意并且实行和工农民众相结合”,高高在上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这样的社会,哪个大学生会看不起工农群众、看不起底层呢?

  然而,毛主席走后,“死灰”又复燃,成功学重新大行其道,体脑劳动的差别被重新拉大到新的历史高度。

  笔者上大学时,教D理论的思政老师教训学生:“你们要努力学习,即使比不上清华,xx大学是重点大学,xx大学的学生就得混出个xx大学学生的样子,不要混成那些扫地的农民工,丢我的脸”。这样的老师,在今天的大学同样不是个例,前些年,北京师范大学的教授董藩有很多公开的“仇穷”暴论:“学生40岁时达不到4000万身家别来见我,更别说是我的学生”,“北京的房价太低了,如果北京的房价放开,房价足够高,就不会有这么多人涌入北京,他们会自动离开”。试想,这样的教授教出来的学生又有几个不从内心里鄙视底层、鄙视穷人的?

  后来董藩的暴论受到很多人讨伐,“人人平等”、“穷人也有尊严”成了政Z正确,于是安徽工大的学生辱骂外卖小哥也就成了被全社会讨伐的对象。然而,富人对穷人“绅士风度”,这样的“人人平等”并不是真正的平等,这样的“尊严”并不是真的有尊严。不管是穷人、还是富人,骨子里面接受了这样一个阶层分化、壁垒森严的格局。一个有教养的、文质彬彬的剥削阶级,仍旧是剥削阶级。

  安徽工大辱骂外卖小哥的大学生不过是撕破了“文明”的虚伪面目。10年前,穷人被富人欺压的时候,舆论还能形成一边倒的声援。今天,各种舆论反转在上演,“按闹分配”、“流氓无产者”这样的词汇肆无忌惮地泼向了穷人,在大学生和小资产阶级群体中,俨然成了舆论的主流,这样的人从阶级上来划分,大多同样处于底层,属于穷人,但不妨碍他们经过资本的洗脑,成功地成为了“恨穷派”。

  美国的第五纵队培养的“恨国派”固然构成了对中国国家利益和民族利益的巨大威胁,但“当汉奸、得富贵”的毕竟只能是少数,都做了亡国奴,自然大家也就要起来反抗了,“恨国派”注定是不能长久的。“恨穷派”的大量存在却是可怕的,这意味的被毛主席纠正过的事物又颠倒过去了,这样对穷人不友好、让穷人甘心受压榨的不合理秩序却可能长期存在,这对穷人来讲才是真正的灾难。

  今天的精英式教育不正在大量地培养这样的“恨穷派”吗?



作者:子午   来源:子夜呐喊

0人已打赏

0条评论 818人参与 网友评论 文明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国家法律法规。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2020 荷兰华人新闻网 http://hlhx.nl/